昏鸦归

一只站在树上的鸦。。

@秋蝉梧桐 的桓谢
上色失败只能靠黑白拯救了orz
明天开学然而我还在摸鱼……

看了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前六章,凭记忆画了这个诡异的东西。
感觉这大概是个乡村魔幻友情故事……
背景大概是近代,但并不明显,没有太强的时代感……
不务正业.jpg
@青衫旧  @秋蝉梧桐 老咸鱼来诈个尸

摸个屈大夫……
端午安康。

端午了啊……
发两张之前照的橘子花吧。

摸鱼
好久没碰彩铅了_(:зゝ∠)_
“萼绿华来无定所”
颜色一不小心太鲜艳了_(:зゝ∠)_改天重画吧

妖魔鬼怪录 2(上)

半夜睡不着的产物
这个博都快长草了_(:зゝ∠)_好歹发点东西
我初中时就听过余闻的大名。那是一次神奇的辩论赛,正反方各有六人,余闻和土鳖分别是两方的五辩。最终土鳖所在的正方胜利,两人却双双成了最佳辩手。台上两人一拥抱,台下好事者一起哄,竟成了一段佳话。
后来有人对这故事的真实性表示怀疑:“赢得一方竟然也能有最佳辩手?”但无论怎样,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故事的的确确是这样发生。
后来余闻和土鳖都考上了本校的高中,两人都在一个很好的理科班,余闻却有些郁郁不得志,还曾被班主任叫去喝茶。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后,我路过三楼,看到余闻正和夏老师谈话,周围还有好几个看热闹的人。我也凑过去,就看见余闻垂着头,道:“我父母不会同意的。”
这话更让人不免好奇。夏老师继续循循善诱讲些道理,“你在学文方面更有优势,只要愿意学,也能比现在成绩更好,总比你在理科班消沉要好。”一番劝说,余闻终于答应“考虑考虑”转去文科班。此言一出,边上的于萱也笑道:“我也考虑考虑。”另有几个人也跟着说要“考虑考虑”于是这谈话在快活的气氛中结束了,独留下余闻继续在楼道中徘徊。

妖魔鬼怪录1

瞎写
记录一下高一一年遇到的有♂趣的人和事
希望当事人不要打我_(:зゝ∠)_

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见到肖大叔是在四层阴暗的楼道。肖大叔本名肖柏,有着诸如忘了哪届的学校合唱团团长,s中第一色情男主播之类响亮的头衔。然而当时我认为的他只是“古风社一个奇怪的学长”说话前必先“呵呵呵呵”渗人地笑上几声。和他同来的还有雷迪,两位学长面对学妹们时,极不靠谱地相互开涮,海报谁做等等问题在推搡中半天没有得到答案。终于宋瑜忍不住吐槽:“我们中午来就是为了看你们两个大叔相爱相杀的吗?
        雷迪首先炸了:“大叔?我们怎么是大叔?”宋瑜指了指肖柏,找补道:“你不是。只有他是。”她目光坚定,“你是正常的学长。”
        于是这次以讨论社团招新为目的的见面以嬉闹和没有结果而结束。最终潇大叔把去年的海报拿出来,又自己写了首奇异的诗上去。招新那天他身着白衣,负手信步,在全场的喧闹中颇有些仙风道骨。雷迪则穿黑袍,两人凑成一对黑白无常。韩薛却来拆他台:“今天肖柏穿那个衣服,腰带系不上,”她用手比划着,“用了一个这——么长的别针。”于是我们起哄让肖大叔转过身来,果见身后的腰带由一个约有五六厘米长的别针连上。“所以我才要背着手走路嘛。”肖柏自嘲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古风社里不管唱歌跑调还是不跑调的,都开始一致地嘲讽肖大叔唱歌跑调。社团联合演出,肖大叔唱完《狐言》下来,看到在后台帮忙的我,问:“我是不是跑调了?”“当然了。”我答,“你以为呢?”
肖大叔的同班扬子萌听说了这件事,哈哈大笑:“肖柏可真宽容,整天被你们嘲讽都不生气的。”
tbc._(:зゝ∠)_

【刘柳】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

前两天写的ˊ_>ˋ超短篇 
慎入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清晨又收到连州来信。柳江水涨,连州大雨,柳州大雨。仿佛瘴疬中妖鬼嘶吼,虫蛇横行。信上说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偶尔看到镜中自己的样貌,并非顾影自怜。“这当是将死之人的面容。”自己也因这个念头一惊。
庾岭古道的梅花。衡阳雁回。汉江。秦岭。长安。这一切都粉碎在雷鸣声中。桃花的艳红被雨水洗成灰色。
轰然倒下,却是在风雨中寂寞无声地倒下。鸡鸣不已,远处,千株橘树枝叶婆娑。
风雨噤声,彻长的黑夜中渐渐漫散曙光。曙光中痛哭,一封讣告送往衡阳。

虽然知道竹枝词主要是在朗州时写的,但还是觉得用在这里莫名合适?__(:3 / L)___